在打开撰写新文章的页面时,我心里很难受,想写,想表达,想发泄。一个人在屋子里大哭,翻看之前写的关于父亲的文章。现在,悲伤跟随眼泪一起排空,心里竟然获得了宁静。再重新回到这个撰写新文章的页面,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我只是想父亲了。我太久没有跟他说话。以前,遇上事情,我总会跟他说,他也会给我出主义。刚才又看了《山海情》的最后一集,看到尕娃在村口写“爸爸,我们搬到闵宁镇了”,听到几个主人公说这里埋葬了他们的爷爷、太爷爷、爷爷的爷爷……,我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爸爸、想爷爷,想回去在他们的坟头烧纸,跟他们念叨念叨我的烦恼、我的事情。很多年以后,如果我还幸运,到时候还可以土葬,我希望跟他们埋在一个公墓里,希望可以好好陪着他们,好好跟他们说说他们不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发生的事情,给他们讲讲他们牵挂的人和牵挂的事。

未来好长好长,长到我看不到它的尽头。没有了父亲的陪伴,我只能靠我自己。我还有家人要照顾,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回到山西,做一个公务员,过安稳的生活,这是父亲最后跟我的叮嘱,我也是最后一次随他愿了。于我而言,父亲的离世,我转变身份、回到老家,好像是一次结束和一次开始。过去的一年,也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年。2020年之前,我的人生是一种样子,家庭完整、在外漂泊、对故乡的感情更多的只是矫情、很多时候只是在意自己的想法;2020年之后,我的人生似乎又是另一种样子,家庭残缺、浪子归巢、开始了解和无法割舍故乡、承担了更多的责任。

古人说,三十而立。1991年1月14日(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日),我出生在这个世界;2021年1月12日(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日,我的农历生日),单位通知我报道;2021年1月14日(我的阳历生日),我正式去单位报道。命运就是这么巧合,我的三十岁就这样被命运赋予了某种意义,好像提前写好的电脑程序,变量赋值后就自动去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