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关于拼多多23岁女员工凌晨一点下班路上猝死的消息,火遍互联网圈。所有人都为年青生命的逝去而惋惜、为资本家的冷酷而寒心、为996加班文化的盛行而无奈。

为什么关于互联网行业加班讨论这么热烈?

作为一个互联网的从业者,在几个大厂里也都呆过,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舒服的965,也经历过时间不那么长的pua式的996,认为还是略有发言权。其实,据我了解,除了互联网公司,很多传统企业加班也非常多,有些行业和职位的压力,远超996。我还记得在读大学时候,富士康的跳楼13连跳事件,媒体铺天盖地直指血汗工厂,现在大概也被人们渐渐遗忘,很少提及了。互联网从业者喜欢调侃自己为社畜,程序猿称呼自己为码农,产品经理称呼自己为产品狗,还有最近很火的打工人。我认为之所以互联网行业的加班文化,比其他行业讨论的更加热烈,我认为主要有几点原因:

  • 互联网从业者的媒体话语权比较大。毕竟大家都是从业者,对于新媒体,各种社交产品,以及媒体传播途径和链路,都是非常了解,能够很好的掌握表达自己想法的媒体工具。
  • 互联网从业者普遍年青,且学历较高。年青的高学历者们,更善于通过合理合法的途径来表达自己,也更会使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 互联网行业的企业文化普遍标榜自由,相关从业者也受到耳濡目染的影响。比如,很多公司都是弹性工作制、对于着装要求随意、公司文化上也会宣传自由来吸引年轻人。相关从业者也会认为其是自由的,对于加班、pua、996等如同枷锁一样的限制会非常敏感和抵制。
  • 互联网行业发展迅速,各种规章制度没有跟上。互联网行业在近二十年中一直都是野蛮发展,唯利是图,方方面面都忽略了对员工的关怀,规章制度的建设也没有跟上。

而很多传统行业的从业者,则不同时具备以上几点。

我们为什么要加班?

我们为什么要加班?是啊,为什么呢?难道我们不能准点下班么?难道说准点下班,公司就会吃亏?就能失去竞争优势么?就会增加成本么?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复杂。我也不敢说我说的就是正确的,把主要矛盾能够指出来。我只能提供一些我的想法:

  • 首先,这是由资本和资本家的本质决定的。资本家,就是来攫取工人的剩余价值。正如马克思所言,“资本来到世界,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他们是不会在乎员工的,只会看重利益。如果员工不能给他赚取十块钱的利润,他们是不会付给员工一块钱的工资。资本家付出了工资,必然会在产出上来压榨员工,会强迫他们加班,会设定各种规章制度,也会给员工一些恩惠,让员工都死心塌地、忠心耿耿。
  • 其次,法律的落实效果不如人意。我们国家是有《劳动法》的,对于加班时间、加班费等,也有明确的规定。但现状是,资本家根本无视它,也鲜有员工真的用《劳动法》与资本家对抗,因为资本家有其法务和律师,以及随意消灭相关证据的能力。相关机构对于执法监督也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值得一提的是,资本家非常善于利用法律的漏洞,比如关于加班费的问题,《劳动法》规定计件工资是必须要付的,但互联网从业者都非计件的,对于加班报酬的鉴定也有问题。我曾经在某互联网广告公司短暂呆过2个月,在入职培训时,ceo让每个人回答“加班要不要付加班费”,每个新员工都说不要付。ceo掰扯了半天,最后说“如果还觉得公司应该付你加班费的人,可以滚了”。可见,资本家对于法律和员工的漠视。
  • 最后,僧多粥少、就业不易的人才供需问题。2020年还有非常火的一个词,叫做“内卷”,就是说人口越来越多,好的机会越来越少。互联网行业是高薪行业,就算你不去,资本家们总会招到人。对于传统行业来说,也是如此,能够一份收入尚可的工作,实属不易。人才的供需已经非常严重,我们这个社会产出了大量的“大学人才”,但我们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能够消化他们的岗位存在。这也是资本家肆无忌惮的压榨员工的重要因素。

我们该怎么办?

关于打工人被资本家压榨的事情,有上面几个原因的存在,我认为短期内很难解决。因为涉及很多非个人可控的因素。但我们毕竟还是想要体面的、有尊严的活着。针对职场人,几点不成熟的建议:

  • 提高自己。使自己牛逼到资本根本离不开你,就算离开了一家公司,还会在另外一家公司获得好的发展。
  • 逃离现状。去外企、国企、公务员等地方。制度相对规范,大部分情况下压力并不大。
  • 自我创业。自己做老板,不受资本家剥削,但会不稳定。
  • 期待社会环境改善。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外部,到时候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