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过世一个多月了,时间过得真的挺快。

母亲与我们来到上海,生活在一起。这段时间,我并没有去工作,而是每天陪着她,同时也是想使自己的心情平复下。父亲骤然离世,对这个家庭的打击是巨大的。强忍克制的悲伤,总会在不经意间的一次与故人电话、与家人聊天、一个独处时,便喷发出来。虽然远离了故乡,看不到父亲在家中的任何痕迹,但他的影子却永远跟着我们,时刻在脑海浮现出来。一个月了,尽管我们都在努力接受这一切,可总是无奈。生活就好像失去了方向的小舟,在这个苦海一样的世界上飘飘荡荡。

夜深的时候,悲伤是会放大的。那种虚无的纯黑,会将人带入到记忆的漩涡中,父亲的形象似乎在空气里也清晰起来。我会想起很多往事,一件件的,不间断地,真实如这个鲜活的世界。只有当你伸手去触碰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没有触碰的真实感,才提醒你,这一切都是虚空,一切都是虚假,才会意识到,父亲是真的永别于这个世界,他的灵魂早已飞到了那个我们不曾踏足的世界。我会面对这苍黑的夜和苍白的现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人的悲伤,有时并不相通。朋友的安慰,其实非常无力。只有真实的经历过后,它们才可以连接到。我的一个前同事,在微信上问“我还记得我吗”?我回答“当然,怎么会忘记呢”。她告诉我说,她现在的悲伤,只有我能懂,她接连失去了两位亲人。而她也懂我的悲伤。虽然两个人简单的对话,并不能消灭悲伤痛苦,但至少这个世界还有感同身受之人。我没事就在知乎上翻看诸如“你身边胰腺癌病人都活了多久”、“你是怎么从亲人的离世中走出来的”“癌症晚期病人,临死前都是什么状态”之类的问答,就是想寻找与我感同深受之人,也是想安慰自己,痛苦并不是某一个人,它是一群人的,甚至是所有人的。我很羡慕那些,父母健康可以安享晚年的人,觉得人生来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健康快乐着。

为了不让悲伤填满生活,也为了让自己不至于荒废,我每天都会给自己安排任务,看书、听课、学习理财、写写文章,把它们一点点的塞进每日的时间里,希望能够一点点重新找回方向。是啊,生活总归还是继续向前。所有的悲伤,不知道是不是也会一点点的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