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一如过往的每一年一样,如期、不可逆地走到了年尾。它总是自顾自地走着,一分一秒,固执地走完这一年的3000多万秒,永不停歇,也永不理会世人的无奈和挽留。

站在旧年与新年的分界线上,我渴望跨过它。我对新年有所盼,可又害怕和迷茫。对旧年,我想与它说再见,却不忍告别。去年此刻,我同样站在这样的时间界线上,对未来有许多憧憬和期许,觉得明天的阳光照射大地会很温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棵沐浴在春风中的白杨,一直想要向上生长,去触摸仰面的蓝天。

回顾逝去的一年,我的内心是痛苦的。这种痛苦,好像是一个很深很深的深渊,你会掉下去,摔得狠狠的,哭着、疼着、喊着,等你爬上来之后,又会在某个时间,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再次推下去,如此往复。

当我回到的家中的时候,看着家里的一切,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如同往日。只是当我要喊他的时候,那个称呼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却无法喊出来,我才意识到,他是真的离开我了,离开他所深爱的这个家和美好的世界了。家中的一砖一瓦,家具和物品的每一样布置,都有他的身影。在恍惚间,我会以为他在厨房做饭,在沙发上看电视,在卧室里休息。可是这一切,都成了梦幻泡影,甚至让我觉得,生活是不是也是假的,不是他离开我了,而是我离开他了。

死亡就好像是一扇门。我们这个世界的人,都是生活在门的这边,逝去的人生活在门的另一边的另一个世界。这个门是一个单向门,一旦你推开它,跨过去,便永不能再回去。只有意识或者灵魂可以过去,身体留在这个世界,就像蝉蜕壳一样。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永远也不知道门的另一边是什么。那边或者是天堂,或者是地狱,或者是虚无,或者是另一个宇宙,或者是我们根本无法想到的世界。我只能站在门的这边,想象着面对那扇门,对门的一边的他说,我每一天都很想你,这个世界有我呢,你放心安走,一路顺风。

人的一生,生老病死,喜怒哀乐,无法避免。从出生开始,我们死亡的结局就已经是注定了,我们为死而生,在这沧海一粟的人生里,寻找着一些什么样的东西。有时,我也宽慰自己,人之常情的事情,要想开一点: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也会告别这个世界。我也愿意相信,你还在这个世界,只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在那里等着我们。终有一天,我们还会相见。

在我有限的三十年生命中,始终都有你的陪伴。可是,在以后的几十年中,你再也不能陪伴我了。这一切,都在2020做了了结。这一年,我开始知道人生里什么是重要的,什么需要坚持,什么是责任和担当。我也开始真的懂你,懂那个生活多年的小城,懂得如何去寻找人生的意义。

每个难眠的夜晚,如同黎明永远不会到来一样漫长。而白天醒来后,我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新的一天。如今,跌宕的2020已然要过去,即将到来的2021就在眼前。这样的一天,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如同其余的365天一样,只是历法的偶然赋值。但我们终要通过这象征性的一天,去告别过去的一年。未来新的一年,它像布满了茫茫迷雾,而我就像一个盲人,穿过它,不知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