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在看W的《政治的人生》,是他94年的日记,感触良多。晚上做梦,竟然梦见了久违蒙面的某初中同学,梦见自己在翻看她的日记,当真神奇。特别是看到其中一段说:我爸找到老师让她成为我一对一的帮扶对象。醒来后,不禁惊诧,我在初中应当算是一个好学生,以全班第一名的身份考入初中,何须他人帮扶?

这个梦有些奇怪,我为何会臆想翻看别人日记?想来两点原因,一是白天看书,看的是名人日记,晚上做梦难免有所投射;二是可能我潜意识里比较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虽然口口声声说不在乎别人看法,却总想一窥他人对自己究竟怎么看。

说起日记,我自小学五年级起到研究生阶段,保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写日记习惯。那个时候,我自诩为自己是自己的史官,自己为自己写起居注。回想起来,在那个每天都差不多的重复学生时代里,我是怎么做到每天发现生活里别样的风采?少年时代真的是多愁善感,会有莫名的快乐、伤感和各样心绪。有时候回家翻看的时候,庆幸自己记录了那些往事和感受,没有让它们随着岁月一起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