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刚躺上床,最近还是太辛苦了。辛苦不是来自身体,还是来自心里,来自于焦虑。

我似乎一直如此,常陷于焦虑不能自拔。生活本是平静如水,我却弃船入水,挣扎其中,总是乐此不疲。回想起工作六年来的时间,焦虑无时不刻伴随我。即使如今端了铁饭碗,焦虑之感还是如影随形。静静说我是焦虑体质,直接给我定了性,好像与生俱来,不能改变。我却只觉它是焦虑惯性。

于自己内心而言,我是渴望成为一个像苏东坡那样的豁达之人,即使世事变化,却能心如清风、意似飘云,随遇而安。这个过程,好难,不是仅仅读几句圣贤书就可以做到的,非阅历不达而可为。人生也许经历过很多故事,有了很多感慨,便自然看开,顺理成章就豁达起来。虽如此,老而焦头烂额者甚多。再想,人生不是经历下就可以,而是当做一场修行,所谓古人云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中所示。

现在我虽焦虑,症状却轻了很多。一方面,自己的经历提升,感悟到曾经许多困扰心头的难事,不过是拦路的纸老虎,过眼云烟罢了。另一方面,人生道路选择很重要,现在的路上没有太多能把自己真的打趴下的事情。

夜更深了,焦虑也该埋在枕头里,忘在梦里了。明天醒来的诸事,那便是明天的事了。今夜,且睡。

 

——2022年5月16日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