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又是间歇性焦虑。

工作中得不到什么成长,工作内容琐碎,看不到自己的价值。整天就是写写材料,材料类型单一,空洞乏味,写的时候即使绞尽脑汁去写,看的人也往往一扫而过、不愿多些时间停留,但大家仍被迫深卷其中,试图写出花儿来。写材料往往就是这样,代表了部门和单位的意志,而非个人,不由得自己有多余发挥,有些像明清八股,固定的套路结构,甚至固定的话术。

部门的内勤和各项杂事,琐碎又繁重,作为部门年纪最小的人,又是年轻人里面唯一的男性,也没有办法推脱给别人,虽有诸多不爽,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干。一有机会,便向领导诉诉苦,希望能有新人来替代。领导虽然不一定会解决,但自己该表达的还是要表达,当然该干的工作还是要干。

有时候工作上的人际关系也不知道怎么搞,跟大部分同事关系都一般般,平平淡淡,也许这样的关系在体制内才是最好的吧,我不欠别人,别人也不欠我。尽力不去得罪人,试图做个老好人。不求每个人都能竖起大拇指夸赞,但求别让人有不好印象。因为好事往往出门,坏事就能传千里。

有时候也想有个长者来谈谈心,聊聊职业规划发展,但单位里并不是很容易能遇上这样的人。单位虽然不大,但是水挺深,混日子的不少,有能力的人也很多,大家都很谨慎,不会乱说话,不会乱做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人情世故。即使自己不够圆滑世故,但身在其中,也往往不由自己,有时就算装样子也得装。

焦虑的时候,读书的欲望就特别强,总觉得读的书多了,总会遇上写书的高人也曾有过与自己类似的烦恼,他们或许有更深的见解和更好的高招。事实上,确实如此。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人的自我提升,主要是两方面:一是遇到段位高的人,向他学习。但大部分人其实是没有这种机会的,因为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一生遇到的也大部分都是普通人,难以接触这个世界顶尖精英。二是读书,尤其是经典的著作。很多段位高的顶尖人物,生活中可遇不可求,但一部分这样的人是乐于传道受业解惑的,他们往往喜欢著书立说、分享观点,将毕生所学浓缩成一本本的书籍,而他们书的价格与所传授的知识往往又是云泥之别,这也是绝大部分普通人能够向上发展,而找到的最好的途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