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有一年中最漫长的黑夜、最冰冷的温度、最痛苦的悲伤。

这一天,我像是一个疯子,又像一个傻子。大脑远离身体,精神灰飞烟灭。欢乐从人间抽走,痛苦弥漫每一寸空气。

我想,我真的是太焦虑了。焦虑到,伤害了爱人,也伤害了自己。

我应该学会如何去调整心态,调整焦虑。但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