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热帖,是网易某前员工的《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将网易推上了风口浪尖。然后,网易公关的回复,又难以服众,没有诚意,“对不起”这句道歉太过敷衍。曾经向往的公司之一,如今成为众矢之的。

对于大部分底层员工来说,其实大家都生活的都很痛苦。很多大厂,看似光鲜亮丽,很多时候也是在吃着人血馒头。而公司的老板们,有时候又被更高阶的玩家剥削着,比如投资人、股东,那些痛苦可能我们并不清楚,只不过看上去,他们享受了比我们多很多的金钱、权利、成就感。

所以马克思说,这是带血的资本。今天的世界,科技发展带给了大部分底层人民各种各样全民的精神麻药,比如游戏,比如短视频,麻痹了他们对于被剥削的痛苦。

当麻药遮不住痛苦时,让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