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0日

我从太原回到上海,直接去上班。所谓上班,因为上海职场整体要被关掉,大家已经无心工作,要么再找工作,要么在交接。晚上的时候,六点钟正点下班,也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回到家中,跟老婆一起看了十分钟的《乐队的夏天》。想起每周六,是跟异地的父母视频聊天的时候,同时国庆期间,父亲胃痛,小姨子是中医,开了点中药,不知道这几日吃下来是否有所起色,便发起微信。时间在晚上9点钟,爸妈都没有接。我以为他们有事在忙,没有及时接。10分钟后,再次发起视频聊天,仍没有接。心想这么晚,会有什么事情?于是,用手机查看家中监控摄像(年初装的),发现家里关灯,他们都没有在家,不免有些担心。过了几分钟,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这次通了,她说已经在睡觉了,有事明天再说,但声音中可以听出些悲伤,好像刚刚哭过。这一切,挺反常的。于是再次查看家中监控录像,想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家的,终于在10日早上6点钟的时候,发现他们出门了,再也没有回来,翻看到10日晚上8点左右时,看到我姑和姑父回家拿东西,好像是给我爸妈去送。那时就有种不详的预感,我爸住院了。监控继续翻,翻到了9日晚上,看到我爸妈回家,我爸捂着肚子(因为之前胃痛),再往后看,就听到他们说要去长治看看,在10日一大早。

我发微信给我妈确认我爸是不是真的住院了,我妈回复是的,但才检查了,还不知道结果,第二天出结果。

一夜难眠。

10月11日

一大早,我问妈妈。她回答说是胰腺有问题,可能是胰腺癌,给我发了几张检查报告的截图。我瞬间崩溃。

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胰腺癌,甚至都不知道胰腺(原谅我就是这么无知)。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非常的害怕,因为它真的是很可怕的一种病,致死率非常高。按着我爸的检查报告,一个个查那些我看不懂的异常指标是什么意思。看下来,胰腺炎挺严重,ca199是42。在这之前,我们一直以为是胃病。在高平市人民医院查的结果,胃都没查出接过来,只查出胆汁倒流,便给开了胃病的药物。庸医害人,庸医误人。

一天都在哭泣中度过。眼泪就像是无边的海水一样无尽。这是我所不能承受的事实,与父亲的往事涌上心头。记忆如同是一把刀子插在了心上。

10月12日

开始做计划。打算回去后,接爸爸来上海看病,对老家的医疗条件和水平,已经不再相信。

我买了下午的高铁回家,傍晚才到郑州,晚上9点到的晋城。由于太晚,也没有车,决定13号再去长治,暂且在姑父家住一晚上。

同时,让老婆和妹妹,约了13号的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专家徐近,带着电子版检查报告,去看。

10月13日

一大早出发,到了长治和平医院。进了住院部,看到了爸爸,控制住悲伤,把见到他的喜悦展示出来。爸爸抹了几滴眼泪,闲聊几句,也并没有说什么悲观的话,感觉爸爸整体的状态很不错。

然后,找到了爸爸的主治医师李志强大夫。听到讲了讲病情,是由胰腺癌引起的胰腺炎,导致肚子疼,并讲了讲发病原理,很通俗。我把自己关注的几个问题问了医生:第一,目前的情况,是什么时期。医生说不能确定,通常发现的时候,一般都是晚期;第二,肿瘤是良性还是恶行,同样说没法确定;第三,是否发生转移。医生回答说,在肝上发现了一个小点(强调不大,很小),但同样不能确定是是否转移;第四,是否有治疗方案。医生回答说,目前胰腺压到血管,做手术难度非常大。聊下来,觉得是当真不适合在这里看,因为什么情况也不能确定,而且医生也没有什么解决方案。

在我跟李医生沟通的同时,老婆在上海约到徐近教授,把检查报告和ct给他看。他说了几点:1、目前情况是中晚期;2、手术难度大,需要先化疗看效果;3、具体情况需要带着病人和报告来上海。这也总算是有点好消息了。父亲知道他是胰腺癌,也自己在网上查资料。我跟他说是中期胰腺癌、有治疗方案,希望可以宽慰一下他。

在长治的一天,忙忙碌碌。我也没有再抹眼泪。因为我不想让父亲看到这一面,我希望他能看到我积极乐观的一面,同时自己也能乐观起来。旁边的人都说,我来了后,爸爸的情绪变的特别好。

长治秋天的小雨,落了一整天,让人感到寒冷。希望明天在上海,可以感受温暖。

10月14日

早上六点钟便起来了,看看爸爸。然后吃了点早饭。回来后办理出院手续等。期间有个小波折,因为我们是早上11点15的飞机,所有需要尽快办理出院手续等,在前一天也跟医生同步过,医生也说没问题。但是医生早上8点才上班,来了后开了好久的早会。给医生发微信,也不回复,护士也不理我们。实在等不及了,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推开在开会的医生办公室,把李医生喊了出来。感觉医生和护士都很不高兴。如果这是错的话,那就让我错把。因为我真的很着急。

在前往长治王村机场中,姑父导航输错,开去了长治市xx农机厂。不过最后都赶上了。

爸爸和妈妈都是第一次坐飞机。爸爸坐在靠飞机窗户的位置。在飞机飞行中,爸爸一直望着窗外,看上去很开心,像个孩子一样。

飞机降落在浦东机场。回家耗时一个小时。家里被老婆收拾的很好,爸妈一进来,我感觉很温馨。虽然房子很小,但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是真的幸福。

爸爸躺在床上玩平板。跟妈妈去超市买了点蔬菜、水果和面粉,晚上妈妈做了揪片,家乡的味道。

幸福的一天,幸福的一夜,好像疾病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好像是我在做梦一样。

10月15日

前两天,妹妹提前约了另外一个复旦大学肿瘤医院的专家,是虞先濬团队。

一大早便打车过去。地方在浦东康桥,很偏僻,人很多。看到医生的时候,时间也就三分钟。一共3个医生,其中一个女医生看了看ct后,虞医生拍板说先治疗胰腺炎,然后再看情况化疗或者手术。也许是肿瘤医院的病人太多,像消炎这种优先级不高,就给我们安排在了455医生。

在驱车前往455医院的路上,看到这个医院口碑不佳。但老婆宽慰说,我们现在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就相信医生。我们在这里就只是住院看胰腺炎,其他的手术、化疗都是在肿瘤医院。而且455医院也是公立三甲医院。

到达淮海西路上的455医院,正值中午,人很少。与其他医院的繁忙、人山人海形成对比。心情不佳,对医院存在偏见。联系好医生,叫丁威,是负责胰腺炎的主治医生。办理好住院手续。

医生给爸爸先输液,消炎药、止疼药、营养液等。爸爸从前一天坐飞机前,到今天,已经一天半没吃没喝没输液,心疼。

忙忙碌碌一天,晚上回到家中。看到爸妈的屋子空着,觉得有些失落。憋了几天的难过,化作眼泪发泄了出来。

10月16日

前一天安排好爸爸住院,今天本想去公司做下工作交接的事情。但是早上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早上要做检查,而且他们自己擅自调整输液流速受到医生斥责,同时妈妈普通话不好,医生听不懂他说话,听不耐烦。

我只得上午去医院。跟爸妈做了超声、心电图、ct检查。然后又在医生门诊外,等医生空闲了,跟医生聊聊。先跟人家就早上输液的事情道歉,然后询问我爸爸的进展情况。医生看了前一天的血液检查,说蛋白偏低,开了人血白蛋白的处方让我出去买药,其他结果暂时没有变化。胰腺炎有些下降。

下午回到公司做了工作交接,跟同事也聊了聊。目前上海部门裁撤,也将进入实质性阶段。

晚上回到医院,看看爸爸。状态不错。聊聊家常。

为爸爸祈福!

10月17日

休息日,不用去上班。

上午去医院看爸爸。下午回来给爸爸妈妈拿点换洗衣服,做了晚饭,给妈妈带过去。

中午爸爸很痛,不是腹部。是小便的时候。我看爸爸都疼的哭了出来。让护士输了止痛,好多了。爸爸睡了一下午。

晚上在医院,又陪着爸爸。爸爸说昨晚睡觉,梦到奶奶。那一刻我很难过。原来爸爸这么坚强的外表下,也有一颗柔弱的心。在我还没出生前,奶奶就已经去世,三十多年了。

希望爷爷和奶奶的在天之灵,能保佑爸爸顺利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