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小城

发布于 2015-09-15  712 次阅读


今天,在知乎看到问题“山西经济还有希望吗?”,把大多数回答都看完了,感慨不已。

- 煤炭讨生活

我从小就在山西东南部的一个城里长大。小城赖以发展的支柱产业就是煤炭。几年前,煤炭行情特别好,煤矿工人工资也特别高。高考的时候,好多同学本来可以上个本科的,或许由于家庭条件的原因,还是毅然决然的报了矿务局,上两年学,即可分配到当地煤矿。那个时候,待遇差的,一个月也有五千多,待遇好的,一个月能拿一万多。虽然很累,但这在我们那样的小城市,已经是高薪职业了。就连结婚找对象,都是热门人选。

好景总是不长。这样的时光没有维持多长时间。从前年开始,国际廉价煤炭的冲击,对于山西煤炭的打击是致命的,同时也是个导火索。还有,能源的多样化,山西煤矿下调煤炭价格,又减产的,但还是抵不住寒冬的到来。当时的小城,某煤矿又爆炸,死伤不少。山西的煤矿爆炸,通常是隐瞒不上报的。这次也不例外。只是在内部进行了整顿。小城大大小小的煤矿,除了个别的仍然生产外,其他的全部停产整顿。这一整,就将近半年。在这半年中,好多工人,拿不到工资,生计难以维持。一时间,大街上,各种临时工出现。

时至今日,大多数煤矿已经恢复生产,但裁员减产,已成必然。许多刚五十岁的工人,就被迫提前退休。而招聘新员工的名额,少之又少。整个煤矿大集团,今年都没招几个人。仍然上班的工人,好多四个月前的工资,仍然没有发放,同时又得承受一天12小时的沉重劳动。萧条程度,可见一斑。

小城如此。以煤炭为支撑的山西,也大概如此吧。去年的GDP,山西增长率为4.9%,全国倒数第一。整个山西经济,都是一片哀鸿,死气沉沉。在煤炭中讨生活,求生计的日子,或许真的改变了。只是转型,又往哪里转呢?这已不是我能决定的。

- 小城像恋人变了心一样

记得上次回家,在火车上,我写了一首五绝:

我本上党郎,求学在四方。

日暮西山尽,此处是吾乡。

在外求学,这已经是第七年了。每次回家,都能感觉到故乡的一点点变化。她变得离我记忆中的故乡越来越远。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不是我的故乡,好像恋人变了心一样。

记忆中的故乡,青砖青瓦,安静如云。每时每刻,都会感觉到快乐,永远的没有忧愁。而现在看来,半新半旧,嘈杂如市,耳边时刻环绕着各种骂街和叫喊的声音。

家里盖起了新房子,可惜我却觉得新不如旧。或许,是因为物非人亦非,让我不再熟悉的缘由吧。

每次回家,母亲都会问我,以后还回来吗?我说,不想回来。她觉得,回来找个稳定的诸如公务员、老师的工作,娶个媳妇儿,安稳的过一辈子,就是最好的。

可,这样的生活,是我想要的吗?这样的生活,就真的能安稳一辈子吗?

记得,之前看过一个报告,关于城镇化影响的。里面说,如果我们这代人,不从小城市里出来,我们下一代人,他们那时候的小城市,将会被大中城市压榨的没有任何的机会。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现在不主动出来,等我们儿子们的时候,他们将更加残忍的被时代把他们从小城市撵出来。

外面的世界,未必很精彩。只是,我没有机会和理由再呆在小城市了。或者,用那句很俗的话,世界这么大,我也想去看看。

但我真的希望,小城可以很好,山西可以很好。因为,我永远是那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