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韵●第八章

发布于 2012-08-12  409 次阅读


上次我跟踪方丈时把少林镇逛了个差不多。我决定这回不去少林镇,而是朝另一个方向走去。走了许多路程,终于走到一个城镇。只见镇口大石块上写着“九泉镇”。心想,这个地方应该有九条泉水而出名吧。

这个镇和少林镇、紫霞城都不同,感觉它比一般的镇要大得多。我们走了一路,渴了,饿了,累了,觉得有必要找一个客栈。我转过一个路口,发现一家客栈,牌子上分明写着“五星客栈”。我大喜过望,决定就这家了。

这家“五星客栈”比上次那家要大,不是一般的大。走进店里,只见店小二笑脸相迎。他的笑让我想起上一次那家的老板送别我们的笑。我想,“五星客栈”的服务态度果然很好。小二问:“二位客官住店还是吃饭?”

我看也已快黄昏,便说:“都要。”

小二问:“二位有会员卡没?”

我掏出“天地我尊五星唯爱屁白金贵宾卡”。

小二说:“呀。这可是白金卡啊。我们正在搞活动。住店八折,吃饭七折。”

我问:“两间房多少钱?”

“一晚上只收四两银子。”

“这么贵?折前还是折后?”

“折后。客官,这可接近成本价了。”

现在的客栈都是黑得很。搞活动搞活动,搞得我们不能活动。我银子不多,还要一个月花,还是将就一下吧,便说:“就一间吧。”

如玉惊讶地说:“啊,哥,一间啊。”

我心想这孩子太不懂事了,说:“如玉,咱银子少。能节约就节约吧。”

“那一间,怎么住啊。”

“你我晚上睡觉都不用脱衣服。你睡床上,我睡桌子上。”

“这样成吗?”

“难道你哥会对你有什么坏打算吗?”

“当然不是,可是……”

小二说:“二位去付下钱吧。”

我们付了银子,领了房间钥匙。然后吃了一两半银子的饭。上楼找到房间。

这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就是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我说:“二两银子花得真不值。”

如玉安慰道:“就这样将就吧。”

我发现这桌子不够长。我上半身躺上去,下半身就悬在空中。我下半身躺上去,上半身就悬在空中。我很郁闷的说:“这可怎么睡啊?”

如玉说:“那你再床上睡,我睡地上吧。”

“这怎么行呢。”

“那上半夜你睡床上,我睡地上。下半夜我睡床上,你睡地上。”

“如玉,你什么时候变这么聪明了。”

如玉笑了笑。

我躺在床上,感觉很爽。我问如玉:“地上冷不冷?”

如玉说:“不要紧。没有冬天冷、”

“哦。那你半夜起来喊我啊。”转了个头,我便睡着了。

 

次日,我睁开眼睛,伸个懒腰,发现地上睡了一个人,吃了一惊。我一看,是如玉。我便喊醒她,问:“你怎么睡地上了?”

说完这话,我猜反应过来。我这是在客栈,想到了昨夜的“上半夜床上,下半夜地下”。

如玉还没说话就打了一个喷嚏。我意识到她可能感冒了。我很后悔不该上半夜之后没有醒来,让她生病了。

如玉带着嘶哑的声音问:“你昨天半夜怎么没有醒来?”

我说:“我忘醒了。你感冒了,我带你去看大夫吧。”

如玉说:“不用了。我只是普通的感冒。你去买一些姜回来,熬上姜汤。我喝一点,出点汗就没事了。”

我说:“那好。你在这里,不要走。我买了姜就回来。”

 

我离开客栈,在街上寻找哪里有人卖姜。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我问街上一个路人:“哪里卖姜?”

路人说:“这里没有卖姜的。姜都是自家种的、”

我想,没有卖的。我到哪里弄啊。姜这东西既然谁家都有。我决定看谁家没人去他家偷一点。偷东西是不对的,但为了如玉去偷不对也对了。我潜入一家院子,发现这家除了一只狗,就没有人了。我刚进去,狗就叫了起来。它叫得好凶。我抓起墙上挂着的辣椒趁狗张开大嘴叫得时候直接就把辣椒丢进了狗的嘴里。狗吃到了辣椒,辣的它直想找水喝。我对狗说:“辣死你这只傻狗。”我进入了这家的厨房。只见里面果然有姜,十分兴奋。挑了两块最大的。又见锅里还留着很香的肉,想如玉一定是太虚弱了,偷点肉给她补补。便又抓了几大把的肉。我有点渴了,见摆着一杯茶,旁边的装茶的纸袋子上写着“我笑乾坤茶”,竟是名茶。一饮而尽。从厨房出来,竟看不见那只狗了。我好生奇怪,它去哪里了。当然,狗不是我关心的,如玉才是我关心的。

 

我回到五星客栈,进入房间,竟然发现如玉也不在了。我很着急。只见桌子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丫头在我天龙大帮,想要活的,就赶紧滚过来。”看完,我只觉得头气的胀死。急冲冲的下楼问店小二:“天龙帮在哪里?”

小二说:“天龙帮?”只见他变了脸色,很害怕的样子。

“快带我去。”

小二颤抖的声音:“沿门外大街一直走,在第三个路口右拐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