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韵●第七章

三天之后,干爹问我:“你喜欢什么兵器?”

我想了想,说:“剑。”

“为什么?”

“因为大侠都用剑。”

“好。那我就教你一套剑法。”

“是不是叫悟空剑法?”

“是。”

果然,这套剑法融合了许多剑法的优点。

看了几遍,练了几次,我全学会了。

干爹满意的说:“现在你已经是一位高手了。”

“真的?”

“真的。”

“如果有人问我在哪儿学的武功。我是不是要说在少林寺学的?”

“不要说。你就说你自创的好了。”

“哦。”

 

在少林寺已经一个月,我终于不再迷路。我看到那些和尚一个招式做出许多遍还学不会。我真想骂一句猪啊。可是,我属高手。这样骂人,有损颜面。我觉得我成为高手过于迅速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在寺里整天和一群和尚在一起(除了如玉和如来),我都对当和尚感兴趣了。但我对干爹发过誓今世永不做和尚。其实当和尚也没啥好的。肉不让吃,酒不让喝,老婆也不让娶。有时,我就感觉和尚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太监。太监是伺候皇帝的,和尚是伺候佛的。当和尚不让人又七情六欲,讲究六根清净。我想,少林寺里谁六根最清净呢?干爹?不是。方丈?也许是吧。看方丈的样子便知道是个得道高僧,要不怎么当上方丈呢?

我倍感无聊,便对干爹说:“干爹,太没意思了。”

“那你去少林镇逛逛吧。”

“是啊。看看有没有什么娱乐场所。”

 

我下了山,来到少林镇。想到一个月前来的时候,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一下。这个镇,实际上到底是怎样呢?这次一定要玩个够。

我又看到那家“正宗少林包子”了。在少林寺里不让吃肉。那就在这里吃一吃吧。

走进铺里,看到里面的人挺多的。我觉得这里的包子一定会很好吃。我让老板上了一笼包子。我抓起一个便吃,果然很香。我突然看到我左边的一个老头儿竟然吃了三笼包子。咦,那老头的样子怎么那么熟悉。我注意到他穿在外衣里面的袈裟漏出来了。难道他是少林寺的和尚?不会吧。吃荤可是犯戒啊。少林寺里能穿袈裟的人一般都是高僧。这人会是谁呢?我决定对他进行跟踪。

当这老头儿吃完包子要走,我的包子还剩三个,便将这三个装入口袋,在桌子上丢下三十文钱,跟着老头儿出了门。

那老头儿离开包子铺后,没有马上回少林寺。而是在街上闲逛。他见到地摊上的什么东西都要去看看。我只得跟在他后面,也瞅瞅这些个玩意儿。反正我也没事可做,就跟你玩会儿吧。终于,暮色降临。小摊儿都收摊了。老头儿终于要回少林寺了。我踹踹的跟着他。他在山路上走了一半路的时候,突然钻进了路旁的树林。我紧跟过去。只见那老头儿脱下便衣,摘掉假发。我看到他的样子差点儿昏过去!方——丈!竟然是方丈!我以为方丈是少林寺里六根最清净的人。没想到,方丈也难脱俗啊。我不禁感叹,脱俗脱俗,越脱越俗。

我回到少林寺,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干爹。干爹竟然没有惊讶,只是淡淡地说:“你看错了。”

我辩解道:“没有啊。”

“你看,你都承认了。”

我很不解,问:“承认什么?”

“方丈没有吃包子。”

“没有啊。”

“就是啊,你看你都说了没有啊。”

我说不过干爹,便直接去找方丈。

 

我来到方丈的屋子里,见方丈正在阅览经书,上前,说:“方丈大师,晚辈有一些疑惑请教。”

“什么疑惑?”

“你下午去哪了?”

“寺外。”

“具体。”

“少林镇。”

“干什么去了?”

“考察。”

“考察什么?”我像盘查犯人一样问方丈。

方丈眼里一丝老谋深算的狡猾,说:“这是机密,不可说。”

我决定拆穿方丈,说:“是不是考察包子铺了?”

方丈惊讶地问:“你,你怎么知道?”

“我跟踪你了。”

“我只是考察一下,包子是什么味道。”

“包子,就是包子的味道。”

我顿时觉得世界如此奇妙。

 

每天都可以听到少林寺的和尚们念经敲木鱼。起初,我没有来少林寺的时候,以为木鱼是木头做的鱼。当时觉得这木鱼可真结实,真耐敲。后来到了少林寺之后才知道了原来木鱼是那个造型的。和尚们念的经,我原来以为是《诗经》。后来,想了想觉得不可能,《诗经》里有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觉得和尚们是不会去念这样的句子的。和尚们真正念的那些经书,我看不懂。如果我看懂了,那就说明我已经看破红尘了。

某夜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我梦见我竟然睡在一个巨大的木鱼里,而且有许多和尚在敲这个木鱼,声音大得让我觉得长耳朵是一个错误。他们嘴里都念着“妖怪,快死”。我被他们搞得难受死了。我突然看到我的腿便成了猴腿,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条尾巴,我的手变成了猴爪。我长出了又黑又浓的猴毛。我吓得昏死过去。当我睁开眼睛,屋外下着雨,一只猫蹲在桌子下面。

第二天醒来,我把这个梦告诉了如玉和如来。

如玉调侃道:“祝你美梦成真。”

我无力的说:“我不想在少林寺呆着了。”

如来问:“那你去哪?”

“不知道。”我茫然的看着天空。

如玉说:“我也不想在这儿呆着了。”

我可以理解她。在一大群男人中间,就算不是男人,也会感觉自己是男人了。我想,如玉现在就是这个感觉吧。

如来说:“这儿多好啊。”

我俩都不理他。

这时干爹进了过来,问:“昨夜睡得可好?”

我说:“不好,做噩梦了。”我把这个噩梦跟干爹说了一遍。

干爹说:“真够恶的。”

“昨夜的雨下得真大。”

“是啊。”

我决定向干爹坦露我的真实想法:“我不想呆在少林寺了。”

“那你想去哪里?”

“不知道,如玉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那你们走吧。”

“随便。不惹事儿就行,一个月后再回来。”

我和如玉向干爹要了些银两,走出了少林寺,走向了远方。

2条回应:“伤韵●第七章”

  1. woniuren说道:

    木鱼可真解释

    感觉是故意错别字的,(*^__^*)

    剧情非常穿越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