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韵●第六章

发布于 2012-08-03  169 次阅读


第二日,我们付了钱,走出客栈。

客栈老板为我们送别,脸上还挂着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笑。也许,微笑让你觉得很礼貌。可他不是在微笑,一种无法明白的笑。

一连走了十天。我觉得我们离少林寺越来越近了。因为在这一路上的和尚越来越多了。我问干爹:“为什么你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你?”

干爹说:“我比他们的辈分要大得多。”

“你是哪辈的?”

“悟字辈。”

“上一辈和下一辈是什么?”

“戒字辈和空字辈。”

我一直都认为辈分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因为它和你的岁数无关。比如一个比你大三四十岁的大爷喊你“叔”,你不觉得很爽吗?可惜,这样的好事没让我遇到。感觉悲哀。

我问干爹:“我们到哪了?”

“少林镇。”

“那少林寺呢?”

“快了,就在前面。”

这少林镇跟别的镇不大一样。貌似是旅游推动经济发展。街上卖饼的招牌是“正宗少林烧饼”,卖苹果的是“正宗少林苹果”,卖衣服打的招牌也是“正宗少林服”。我去看了看,不是僧服。卖包子的也不甘示弱,打出了“正宗少林包子”的招牌。我差点吃惊致死。

干爹说:“少林寺到了。”

我抬头望了望,很奇怪,怎么是“寺林少”啊。

干爹看出了我疑惑,说:“从右向左看。”

我从右往左一看,果然是少林寺,顿时兴奋不已。

干爹对看门的小僧人说:“烦您通报,就说弟子悟空求见方丈。”

小僧看着干爹,惊讶挂在脸上,说:“你竟是悟字辈的?我只比你小了几岁,辈分就比你差了几辈。”

干爹说:“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只管通报便是。”

只见小僧一溜烟便不见了踪影,想来这就是少林寺的“随风飘”吧。没想到一个小僧人也练得这么好。我不禁称赞少林的实力强大。

干爹淡淡的说:“这算什么?”

我问:“你会吗?”

“会。不过忘了。”

我不得不佩服干爹的记忆。以前只听过和尚是忘却红尘,而干爹是“忘却武功”。

小僧人才一会儿便回来了,说:“方丈在东禅房八排五号。我领几位去吧。”

干爹很不屑这个小僧人,说:“我在少林寺二十年,路还是认识的。”

干爹领着我们仨穿过了许多个院子,才到了。少林寺果然是中原第一大寺。没指南针真有可能迷路。禅房的门是开着的。刚跨进门一步,干爹便喊道:“师傅。徒儿回来了。你老人家可好?”

白胡子的方丈说:“我身子骨还行。没想到十六年没见,你还是这么帅。”

干爹说:“徒儿想死你了。”

方丈说:“为师也想你。”

说罢,二人抱在一起哭了一起。

我觉得这场面很感人。我从来没有见干爹哭过。我发现他和如玉、如来哭起来不一样。

哭了一阵,干爹指着我们仨对方丈说:“这是我收养的三个孩子。”

方丈问:“你收养的?”

“是。那年我离开少林寺去紫霞城的路上,捡到了这三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唉,那年的灾荒可死了不少人。想来真是罪过。”说罢,双手合上,口念“阿弥陀佛”。

之后,他们又说了一些话。我认为他们是在扯了一会儿淡。

看他们俩津津有味的扯淡。我有些无聊。当然是无人可聊。

我便和如来、如玉走到了外面。我看到少林寺的房子比我家的修的好,也比我家的修得大,有些想家了,还有紫霞城。那里现在只是一片废墟。忽然觉得有些凄凉。

如来说:“干爹又骗我们。说什么少林寺还要门票。哪有有啊。”

如玉说:“风景宜人是真的。”

我说:“你俩记着点路。小心迷路。”

他们俩点头。

 

我们看到前面有一群和尚裸着上身在练功。我看到那些和尚都是肌肉发达的猛汉。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少林寺为什么不收女弟子了。你想,一群大男人裸着上身,那女的就不可以了吧。而且男的肌肉发达,女的也不可以了。所以,当我们听到和尚这两个字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女人。

我突然想起干爹到了少林寺要教我功夫。于是想回去找干爹,可是迷路了。最后在一个少林的热心青年和尚的带领之下,我终于找到禅房。

只见干爹还在和方丈在扯淡。

我对干爹说:“干爹,我要学功夫。”

干爹说:“好,我教你。”

方丈说:“悟空,你去教他吧。”

干爹答应了一声便带我出来,到了一间黑洞洞的房子里。这里应该是少林寺的练功房吧。干爹关上了门,点燃蜡烛。我不理解干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要教我一些少林的秘密武功?

干爹说:“由于你以前没练过武功,基础弱。但你悟性高。所以,我教你一些实用的武功。你多练习一下,一定可以炼成武林高手。”

我很惊讶,我还没开始练,就要成高手了。这是不是有点夸张。干爹看出了我的疑惑:“武术的精妙不在于练了多少,而在于你的反应能力。我看你反应快。我教你的这些武功完全适用于你。你会用的得心应手。”

说罢,干爹开始教我。我看到干爹的拳法让人眼花缭乱。不过,我还是记住了七八成。干爹又打了一遍,我彻底学会了。我问干爹:“这叫什么拳?”

干爹说:“没有名字。这是我从少林寺的所有拳法中吸取的精华凝聚而成的。既有八卦拳,也有七伤拳,还有五行拳,也增加了一点三散拳。不论它是几几拳,最后都是空空拳。你可以叫它悟空拳。你把这拳打一遍给我。”

我闭上眼睛,回想了刚才干爹的拳法。模仿了一遍。

干爹兴奋的说:“太好了,没想到你学的这么快。”

我说:“老师教得好。”

干爹说:“你把这套拳练三天。三天后,我教你使用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