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韵●第五章

我们走出了家,走上了出城的街道。看到这些店铺小贩是这么的熟悉,而我马上就要离开这儿。我便想多看几眼。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可以回来。走着走着,已能看到城门了。我知道,这就是离别吧。守城的大哥还是那个样子。和他们打过招呼之后,我们来到了城外。当我回过头去看一看我这生存了十六年的小城,看到小城的某处燃起了大火。我恍然大悟,那是我的家。可是我居然没有悲伤。我觉得夕阳下的大火衬托出小城很美。这是我在这儿许多年没有发现的。我回头发现她很美的时候,竟是我离开她的时候。欣赏着大火燃烧的美景,我忘记去问干爹为什么会起火了。只见如玉问干爹:“呀,干爹,不好,咱家起火了!”

干爹淡淡的说:“我知道了。”

“为什么会起火呢?”

“有人放的。”

“谁放的?”

“坏人。”

“他为什么要放火?”

“想害我们。”

“为什么要害我们?”

“你以后会知道的。”

我问:“干爹,你是不是已经意料到坏人会放火,才让我们马上走的。”

“是。”

我油然而起一丝崇拜。

干爹说:“天快黑了,赶快找个地方过夜吧。”

如玉说:“干爹,我饿了。”

干爹说:“没事。我带了些馒头。”说罢,从包袱里掏出了几个馒头。我看到干爹那脏兮兮的手捏着馒头,顿时觉得很恶心。我说:“干爹,你们吃吧。我不饿。”

干爹把馒头递给了如来。那馒头可以清晰地看到干爹黑色的指纹。如来像是饿晕了一样,抓起馒头就吃。

干爹又把一个馒头给了如玉。如玉握着馒头,慢腾腾的嚼着,好像在品味干爹指纹的味道。

干爹自己也拿着一个馒头吃着。

我看到他们都有馒头吃,而我没有。我就觉得有点饿了。可那馒头像是捡来的,给乞丐,乞丐也不会吃的。他们却吃得那么欢。我感到他们有点贱。而我比他们还要贱。可我毕竟是饿了。他们吃,我看吃。这心里总不是个滋味。算啦,就当我在减肥吧。想到我们这个朝代不像某朝,以胖为美。我虽然不胖,但总是瘦一点好的。

等到他们吃完之后,他们都有了力气。干爹说:“现在大家都吃饱了,我们赶路吧。”

我说:“干爹,这里没有客栈。我们在哪里过夜啊。”

干爹指着前方的那座山,说:“等我们过了那个山头,就会看到一个客栈。”

我顺着干爹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座山。妈呀,那么远。你们是吃饱了有力气了。可我还是饿着肚子呢。我想到过了山头之后有客栈,可以猛吃一顿。于是,我顾不得饿了。飞快向山头跑去。

当我跑到山顶时,果然在山的另一面看到一家客栈。我高兴不已,一下子冲了下去,直奔客栈。

我来到客栈门前,只见客栈的牌子上写着“五星客栈”。当我观察这家客栈时,发现它是在是太小了,与招牌不符。想来在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能有一个客栈,已经很不错了。我跨进门去,看到里面摆了四五张红铜色的桌子。店里除了老板之外还有几个客人。那几个客人看上去很像是在江湖上混的,而我敢肯定他们混的一定不好。因为我看到其中一个人的刀上布满了铁锈。这样的刀能用来杀人吗?当然,不能。我随便找了一张空桌子,喊道:“小二,上水。”因为我渴了。

小儿走过来,笑嘻嘻的说:“客官,水是免费的。您要酒吗?”

我说:“哦。”我从小到现在居然还没喝过酒。不是我是良好少年,而是因为我干爹的缘故。我很想尝尝传说中的酒是什么味道,便说:“好,上酒。”

小二端来一壶酒,我倒了一碗,舌头刚舔到,吐了一口,喊道:“你大爷的,这是酒吗?”

小二赶紧凑到我耳边,说:“客官,小声点。我实话跟您说吧。这不是好酒。这酒兑了水。”

其实,我刚才想说“酒就是这个味道啊”。由于第一次尝酒,兑了水的酒对我来说都是很烈的。由于很烈,我说错了话。这让我理解了为什么许多人都会酒后说胡话了。

小二神秘兮兮的跟我说:“只要您不说出去,我们就免费赠送您一张天地我尊五星唯爱屁白金贵宾卡。”

我问:“有什么优惠?”

“你在就餐前出示本卡,喝的酒比别的好,用的筷子比别的长,用的碗也比别的大,而且还可以参加很多很多活动。”

我接过贵宾卡。这卡是铁皮做的,上有“五星客栈”四个大字,下面表明是“天地我尊五星唯爱屁白金贵宾卡”。我问:“普通会员的卡是不是木头做得?”

小二说:“不,是草纸做得。我们这客栈是天下连锁。哪一家都好用。”

我说:“好,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小二说:“我还有一些疑问。就是您怎么知道我们的酒兑了水。要知道我们这里的造假技术是祖传的,而且举世无双。”

我想,绝对不可以让他知道我第一次喝酒。我便说:“哈哈,天下没有大爷我没尝过酒。我喝过的酒比你喝过的水都多。这酒我一舔,就知道兑了水。”说吧,我内心很是紧张。

小二竖起大拇指,说:“高手,真是高手。”

我现在才想起自己饿了,赶紧说:“给我上点菜吧。”

小二说:“我们这里比较偏僻,没什么好菜。但是野味很多,要不要给您来一盘烤野鸡?”

我想,上次我家那几只鸡没吃成。这次可绝对不能浪费机会了,说:“好!不要拿家鸡冒充。”

小二应声而去。

只见干爹和如来、如玉他们现在才到。他们一定是吃馒头吃得食物中毒了,在半路上拉肚子才这么晚到。

干爹一只脚刚进门,就见那几个江湖人士站了起来,拔刀喊道:“悟空!可把你等到了。没把你烧死,这次一定要把你砍死。”说罢,几人挥刀直冲干爹。

干爹示意如来、如玉退后。其实,他俩没等干爹示意就退后了。

干爹和那几人打斗起来。

我很着急,怎么办。干爹没兵器。于是我直奔厨房,从厨师手里夺过菜刀,欲将菜刀给了干爹,大喊:“干爹,接刀。”

干爹接住刀和那几人继续打,不分胜负。

我看他们人多欺负干爹一人。我操起板凳朝着混战中的人砸去,喊了句:“砸你个狗娘。”不料,竟砸中了干爹的头。我想,干爹学过少林功夫,一定练过铁头功,没事的。干爹果然没事。而且愈加神勇。只见干爹飞起,一刀劈下,两人毙命。

剩下两人见死了两个同伙,想跑。干爹竟再一次飞了起来,从他们头顶飞了过去,站在了他们俩前面,用菜刀指着他们。

两人赶忙跪下,说:“大爷饶命。我们也是受人指使。我们都有上有九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

干爹冷峻的问道:“你们受谁指使?”

“小人受铁三刀指使。”其中一人答道。

“果然是这个叛徒。你们俩,滚!”

二人丢下兵器,黯黯而去。

我问干爹:“干爹,铁三刀是谁?”

“少林寺的一个大叛徒。”干爹说。

没想到少林寺这样的地方也出叛徒。我一直以为和尚都是好人。原来也有坏人。

干爹对我说:“如风,你很勇敢。”

我看到干爹夸我,便说:“干爹,教我些功夫吧。”

“现在不行,到少林寺教你。”

我期盼快些到了少林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