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韵●第四章

次日,我们开始收拾东西。我觉得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拿的。对了,那本《侵权还有理》一定得带着。我想,枕头和被子还有床要不要带啊?正在我思考之际,干爹走过来,说:“床、被子、枕头,不要带了。送给隔壁如玉家吧!”

“我们不回来了吗?”

“不回来了。”

“我们不是要去旅游吗?还要回来啊。”

“都说了不回来了,还回来干嘛?”

“那我不去了。”我伤心的说。

“那你就一个人呆在家吧。”

“如玉和如来肯定也想回来的。”

然后,我就问如玉:“你不想回来吗?”

“不想。”如玉说。

“为什么?”

“哥,你想少林寺那么好。我们还回这干嘛啊。”

如来说:“是啊。”

干爹对我说:“你还想回来吗?”

我想,大家都走了不回来。我还回来干嘛啊。可我毕竟舍不得这个家。我只得含泪回答:“不回来。”

“很好,赶紧收拾东西。”

当我把床搬到邻家时,看到邻居大妈得意的笑容。我更加悲伤了。要知道,这是我睡了十几年的床。就这么白白送人了。我于心不忍。

把床送了之后,我回到家里。看到鸡窝里的鸡还没有送人,我对干爹说:“干爹,咱把这鸡吃了吧。”

如来这小子,总是在人说话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然后再突然插嘴。这次,他冒出来说:“干爹是出家人,怎么可以吃荤呢?”

我说:“那我们吃,干爹看我们吃。”

干爹说话了:“这鸡放生吧。”

我很生气。这是我们辛辛苦苦养了好几年的鸡。就这样让它们回归大自然。我想,不让吃。我把这鸡卖了还不成,便说:“我去放生吧。”

“好,那你去吧。”

于是,我领着这几只鸡来到一个养鸡场。只见鸡场里的鸡都叫了起来,好像我家的鸡是新一代的鸡皇,全都表示了热烈欢迎。我对老板说:“老板,看看我这几只鸡值多少钱?”

“顶多二两银子。”

“才这么点啊。”

“四两。”

“还少。”

“六两。”

“还少。”

“八两。”

我想再往上肯定是不行了,便说:“好,成交。”

我得了八两银子,高兴而归。心想,这次零花钱可够我花了。

 

回到家里,干爹对我说:“把钱拿出来。”

“什么钱?”我装作疑惑的样子。

“卖鸡的钱啊。”

“啊,你怎么知道的?”

“就你那点心思。我早看出来了。俗话说,知干子莫如干父。”

我的每次想法干爹都知道。人世间的痛苦莫过于此别人总是可以猜透你的心思。因此,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我不得不把八两银子拿出来。我本来也只想拿出二三两银子来,又怕干爹再次猜透,我再次痛苦,便如实的把银子交给了干爹。

干爹数了数银子,说:“你小子挺有能耐。那么几只鸡卖这么多钱。真有商业头脑。”

我违心的说:“有其干爹必有其干儿。”

“好啦,东西收拾好了没?我们该走了。”

“不是明天走吗?”

“是明天走啊。”

“那为什么今天走?”

“今天不就是昨天的明天吗?难道我昨天不是这样说的吗?”

“不是,你昨天说后天走。”

“哦。我忘了。但我们现在必须走了。”

这时如来、如玉也收拾好了东西。

干爹说:“走吧。”

一条回应:“伤韵●第四章”

  1. woniuren说道:

    “也想胡来的”

woniuren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