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韵●第二章

发布于 2012-07-17  144 次阅读


由于干爹没有告诉我干娘的信息。这更加剧了我对干娘的好奇心。

于是,我开始在家里翻东西,看能不能找到一丝关于干娘的蛛丝马迹。当我在鸡窝里也找过之后。我确定

在这个家里没有关于干娘的东西了。

所以,我更加肯定干爹以前是个和尚。说不定现在也是呢!为什么干爹现在都不成亲呢?论岁数,干爹也只有四十岁左右。论相貌,干爹曾被司法部门确定为“一级帅哥”。论才华,干爹精通《侵权还有理》。我想,莫非干爹现在有了,只不过不是妻子,还是女朋友。我又想,这不可能啊!干爹白天一直跟我们形影不离啊!难道他们是在晚上约会?那他为什么不想让我们知道呢?这真是个疑问。我又想了想,这果然是个疑问。

为了搞清楚干爹是否真的有女朋友了。我决定在晚上对干爹进行秘密跟踪,来个捉奸。当然,这不能叫捉奸,显得干爹是个花花公子。可是我太激动了,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词。

我把我的决定告诉了如来和如玉。如来问:“你怎么确定干爹有女朋友了?”

我把我的推导过程告诉了如来。

如来说:“靠!不会吧!你学过算命么,神经病啊!”

如玉说:“我觉得如风哥哥说得很有理。每次干爹都是那么早就让我们睡觉,谁不睡他就打谁。又一次,我实在是睡不着了。结果被干爹打晕了,才睡着的。而且,我还发现,这么多年来,咱们都比他睡得早。”

如来说:“干爹那是为你好。据一本书叫《天生要睡》里说,睡觉有助于长个子。我比你睡得多,所以我比你个子高。”说着,站起来还比划了一下。

我说:“猪比你能睡,为什么没有你高?”

如来犹豫了一下,说:“这个嘛,这个嘛。这是因为我们在床上睡。而猪在猪圈睡。”

我不得不赞叹:“如来,你太有才了。”

我差点把要事给忘了,赶紧问:“你们到底跟不跟我去跟踪干爹啊。”

如来说:“不去。”

如玉说:“我去。”

我失望了一下,对如玉说:“你就算去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和你约会呢!”

如玉哭了。

我很奇怪,这女孩儿怎么这么爱哭啊。

 

当晚,干爹要求我们睡觉。也许是如玉白天被我那一番话影响了,似乎是很关心的问干爹:“干爹,你不睡么?”

干爹说:“我等你们睡了之后才睡啊。”

“为什么?”如玉充满疑惑的问。

“因为干爹只有看到你们安心的睡去,干爹才能够睡着啊!”干爹微笑着说。

我感觉着微笑是伪装的。我也只是感觉,不敢确定。因为干爹实在伪装的太像了。也许,他根本就没有伪装。

如玉也微笑着说:“干爹,你对我们真好。好如亲爹。”

干爹叹息道:“可我终究不会是你们的亲爹。”

我问:“那我们的亲爹呢?”

干爹说:“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我无数遍了。我怎么知道你们的亲爹呢。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们。我捡你们的时候,你们都还不会说话呢。”

“那你怎么确定谁是哥哥,谁是妹妹?”

“我是不知道你们到底谁出生的早。那时你们都还是婴儿。后来你们长大了一些。我发现如来长得最高,他就是哥哥。如玉长得最低,她就是妹妹。而你介于他们俩人中间,就是如来的弟弟,如玉的哥哥。”

我说:“奥。那我以后要是比如来高了,会不会成为哥哥?”

干爹说:“应该会吧!”

如玉说:“当然会啦!”

一直在睡觉的如来突然醒来,听到了刚才的话,说:“也许会吧!”

干爹说:“好了。大家都睡吧。”说吧,吹灭了蜡烛。

 

我当然是不能睡的,因为我还要秘密跟踪干爹。为了让干爹肯定我是睡着了,于是我假装打起了呼噜。

当我呼噜打了半个时辰,还不见干爹从跟前走开。我很奇怪:难道我的计划泄露了?该是谁泄露的呢?是如来?还是如玉?肯定是如玉。白天我说不带她去,她哭了。一定是她向干爹打小报告,真是可恶。一个女流也想跟我学做侦探,太自不量力了。何况是跟踪干爹,又用不着美人计。就算用美人计,你才几岁啊。气死我了。想来我这么好的计划,为什么要告诉你们呢。这真是我的失误啊!唉!

想着想着,装睡便成了真睡。

 

次日清晨,一觉醒来。

如玉早起床了,朝我走来,问我:“昨天夜里跟踪干爹有什么消息吗?”

我说:“没有跟踪。”

“为什么?”

“开始我装睡,可是干爹一直不走。后来我就真睡着了。”

如玉“哦”了一声就走了。

这时干爹走了过来,问:“昨夜睡得怎么样?”

我说:“很好。”

“瞎说。开始你好像是装睡啊。”

我红着脸说:“没有啊!”

“就你这智商还想骗我。昨晚你睡觉开始的时候是不是一直打呼噜?”

“好像是打了。”

“你以前睡觉从来不打呼噜的。昨天晚上你打了半个时辰的呼噜,莫不是装出来的?”

“啊!干爹,你简直,简直是诸葛亮转世。”

“不必夸奖。”

我想,昨夜的计划失败全是因为我的失误和干爹的聪明。既然干爹这么聪明,那他为什么不去考科举呢?我很奇怪,便问:“干爹,你怎么不去考科举啊?”

“考科举干吗?”

“做官啊!”

“做官干吗?”

“可以管人啊!”

“我现在不做官也可以管人。”

“我不信,你能管谁?”

“管你们仨。”

我彻底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