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韵●第一章

发布于 2012-07-17  154 次阅读


我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但他们都不是我的亲哥亲妹。我还有一个爹,他也不是我的亲爹。他不让我们叫他爹,而让我们叫他干爹。

我一直都怀疑我的干爹以前做过和尚。因为他给我哥取得名字叫如来。也许,他意识到这样做是不对的,竟然让佛祖给自己当儿子。后来,他没有给我取名叫弥勒,而取了一个很像侠客的名字:如风。他也没有给妹妹取名叫观音,而学着邻居家小女孩的名字叫如玉。为此,邻居家的大妈还和我干爹吵了一架,说干爹侵犯了他女儿的姓名权,要求我们赔钱给他们。无奈我干爹机智过人,对邻居大妈说:“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我女儿总不能叫零零七吧。”

那大妈说:“那就叫二百五。”

干爹说:“你想,你女儿叫你妈,别人的女儿也叫她们的母亲妈。你女儿也侵犯了别人的称呼权了。”

那大妈想了想,觉得干爹说得过于经典,不得不说我们没有侵权。

之后,我问干爹:“为什么你会说出那样经典的话呢?”

干爹说:“这是我在《侵权还有理》这部书里看到的。”

从此,我便认识到了读书的重要性。开始发奋读书。

一日,我把巨著《侵权还有理》看完。干爹说要提问我。

我说:“没问题,问吧!”

“如果你牵着狗出去溜达,狗把路上的行人给咬了。那行人要你索赔,怎么办?”

我不加思索的说:“我就是不是我咬的,是狗咬的。你要赔,找狗赔。”

“如果那人说你是狗的主人,应该你赔,怎么办?”

“这狗不是我的。我出来散步,见这狗也出来散步,便和它一同散步。”

“如果那人说要把你的狗吃掉,怎么办?”

“根据《狗权法》第三章第四条规定:如果有人在狗的健康状况不明,无法判断该狗是否有病的情况下,擅自食用该狗而引起大规模传染病的。该人可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恭喜你,答对了!”

如来和如玉献上鲜花。

 

我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我们只有干爹,没有干娘。这个问题,我一直在冥思苦想,没有想出结果。

终于有一天,我很大胆的去问干爹:“干爹,我可以问你一件私事吗?”

干爹很疑惑:“我们的事都是私事啊!你要问哪一件?”

我心砰砰跳,憋足了气,刚要说出那话来。由于气憋得太足了,放出了一个打雷般的响屁。只见干爹忙往桌子下躲,还对我说:“快!危险!卧倒!”我看着干爹那搞笑的动作,放声大笑。干爹嗅了嗅鼻子说:“这炸弹炸了怎么是这味啊!好奇怪。难道这就是失传已久的五雷臭皮弹又要重现江湖了?不可能啊。”

我说:“干爹,你太白痴了。这是我刚才放的屁。”

“啊!什么!你吓死我了!你太可恶了!”

“这是我情不自禁放的,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原谅你了。记住,以后放屁前要打声招呼,尤其是这样威力的屁。你刚才不是要问我私事吗?什么私事啊?”

我刚才的气都排到了体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便说:“我是想问,我的干娘呢?”

“干娘嘛?!”

我伸长了耳朵。

“我忘了,”干爹说。

我很郁闷。

 

后来,如来和如玉也问我为什么我们没有干娘。

我也学着干爹说:“干娘嘛?!”

他俩也伸长了耳朵。

我说:“我忘了。”

他俩更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