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记 – 《北鸢》:浮躁时代的一丝清风

发布于 2017-12-03  515 次阅读


 

[hermit auto="0" loop="0" unexpand="0" fullheight="0"]netease_songs#:436675763[/hermit]

最近几年的文学界,葛亮的名气颇大,号称是“当代最具大师潜力、最会说故事的小说家”,有不少的学者推荐。我现在选书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有名家推荐的,必然不会太烂;第二种,经典的名著,永远不会过时,也永远值得去读;第三种,是机缘巧合,甚合我心的非知名书籍。显然,《北鸢》是属于第一种的。

在《北鸢》的扉页上面,有这样一行描述,“新古典主义小说定音之作”,评价很高。书名的出处,来自于曹雪芹的《南鹞北鸢考工志》,可能整本书的感觉,有一些《红楼梦》的古典味道,而又是新时代的作品,就被冠以了新古典主义的定音之作。

这本书的讲述的具体故事,就不剧透了,其实是一个很常见的民国故事。在读之前,心里是有过预期的。故事刚开始的楔子,短短两页,其实是结局之后的故事。之后,开始了男主角、女主角两条线的交叉叙述,书的最后部分,两条线并一条线,直至结局。

葛博士的语言风格,略显做作,好像是为了刻意为之,一种端着的感觉,不是很自然。在文字功底的驾驭上,相比这个时代的其他名家,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整本书给人最深的印象,是作者对于器物的考究了,能够看出作者在这块下了非常深的功夫,就好像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是从民国穿越而来。但是,可能是这块过于考究了,在故事性、语言风格上,并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作为一部文学作品,就有些喧宾夺主了。在豆瓣瞄了几眼书评,有书友发现时间线存在混乱情况,我想,也是沉于考据之外的,一丝疏漏吧。

总而言之,个人感觉,这是一本欠些火候的准经典小说。如果问我这本书,是否值得一读。我大概会说,在这个好书越来越少的浮躁时代里,还能有人这样静心去写书,细细打磨着,《北鸢》理应是拔高一尺的存在,应当一读。